中文版 | 繁体版 | ENGLISH

礦產行業海外併購挑戰機遇並存民營礦企成主力軍

时间:2013-03-13 17:3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記者17日從中國五礦集團公司所屬五礦資源有限公司獲悉,五礦資源2月16日收購Anvil Mining Limited要約到期時,五礦資源已獲得超過90%的股權。 這標誌Anvil公司控制權已轉換,五礦資源的收購已經獲得成功。 中國五礦總裁周中
記者17日從中國五礦集團公司所屬五礦資源有限公司獲悉,五礦資源2月16日收購Anvil Mining Limited要約到期時,五礦資源已獲得超過90%的股權。 這標誌Anvil公司控制權已轉換,五礦資源的收購已經獲得成功。 
中國五礦總裁周中樞介紹,這是中國五礦海外資源獲取取得的再次突破,同時也充分錶明了各利益相關方對五礦、對中國企業的認可和信任。 五礦資源首席執行官Andrew Michelmore表示,此次收購是五礦資源全球化拓展的第一步,五礦資源由此在多元化資產組合內新增了純銅業務,推動其在打造國際化礦業公司道路上穩健發展。 
據介紹,後續,五礦資源將通過技術性強制收購,獲得Anvil公司100%股權,並使得Anvil公司從多倫多證券交易所和澳大利亞證券交所下市。 
2012年8月3日 
紫金礦業成功收購澳洲諾頓黃金公司 
2012年8月3日紫金礦業通過場外要約的方式成功收購諾頓金田超過50%以上的股份,成為諾頓金田的絕對控股股東,這是中國企業成功收購在產大型黃金礦山的第一例。 
今年4月,紫金礦業向諾頓金田提出一項意向性、非約束力及有條件的收購建議,公司計劃通過金宇香港以每股0.25澳元的價格向諾頓金田全部已發行股份(除紫金礦業及其附屬公司持股外)發出有條件的場外現金要約收購,並通過諾頓金田向其股東支付每股0.02澳元的特別股息。 
陳景河董事長在高度評價此次收購的重要意義的同時,也特別強調,紫金礦業非常清楚自身較為缺乏海外管理和運營經驗,其海外項目發展必須依靠國際化的人才,特別是本土人才,同時與紫金礦業的創新精神和理念良好結合;作為諾頓金田的第一大股東,將嚴格遵守澳大利亞的法律法規、技術規範和要求,尤其要嚴格遵守澳大利亞的安全環保法律、法規,建立與健全環境保護管理體系。 
2012年8月28日 
“漢龍”收購桑德斯提案被接受將入主世界級鐵礦 <br />記者28日從總部位於成都的四川漢龍集團獲悉,澳大利亞資源企業——桑德斯資源有限公司(澳大利亞證券交易所代號:SDL,簡稱桑德斯)日前已經接受了漢龍(非洲)礦業投資有限公司修改過的收購協議提案,即以每股0.45澳元的價格100%收購桑德斯,這標誌著漢龍入主世界級鐵礦獲得又一重大進展。 
早在2011年3月18日,漢龍集團旗下的漢龍即開始收購桑德斯資源有限公司股份,以18.6%的股份成為桑德斯的單一大股東,並在同年7月15日,發起全資要約收購,當時的每股收購價為0.5澳元。 2011年9月30日,達成全資收購協議,最終收購價為每股0.57澳元,收購總金額約17億澳元。 
據介紹,由於桑德斯擁有位於非洲的大型鐵礦——穆巴拉鐵礦項目絕對控股權(喀麥隆境內90%,剛果〈布〉境內85%),這意味著一旦漢龍此次收購成功,中國企業將擁有這一世界級的未開發鐵礦區。 
2012年11月10日 
佈局大金屬馳宏鋅鍺玻利維亞購金銅礦 <br />繼中潤資源、天業股份後,馳宏鋅鍺也加入了海外購礦的行列,並從生產小金屬鋅、鍺,跨界到佈局大金屬銅,以及貴金屬金。 公司今日公告,決定以總計1683萬美元(約1.06億元)的現金向李曉明等自然人擁有的兩個玻利維亞礦業公司收購及增資,持股比例均為51%,礦產類型為銅礦及金銻礦。 
此外,公司還與李曉明等人達成意向性協議,擬以現金收購後者持有的玻利維亞亞馬遜礦業股份有限公司合計61%的股權,該公司擁有銅、金礦等礦產資源。 
相比前兩家公司的礦業權,亞馬遜公司勘探則處於更為初步的狀態。 馳宏鋅鍺表示,將授權該公司經理層聘請相關中介、開展相關盡職調查工作和其他前期準備工作,並授權公司經理層在100萬美元的額度內,完善相應礦業權資料。 
2013年1月15日 
中工國際“跨界” ​​涉足吉爾吉斯金礦 <br />即便短期內不能帶來收益,也不對公司淨利潤產生重大影響,但是中工國際仍然決定要間接涉足金礦。 
中工國際今日公告,1月15日,公司全資子公司中工國際(香港)有限公司將以480萬美元的價格購買特穎投資有限公司及萃協有限公司16%的股份,從而間接獲得吉爾吉斯庫魯——捷蓋列克銅金礦的採礦權和探礦權持有人凱奇——恰阿拉特封閉股份公司的16%股權。 
據了解,特穎公司、萃協公司均為根據香港法律成立並存續的公司,分別持有銅陵公司99%及1%的股份。 而銅陵公司是一家根據吉爾吉斯共和國法律註冊並存續的公司,持有項目公司100%的股份。 
2013年2月1日 
吉利吞下英國錳銅耗資1104萬英鎊藉機加快挺進歐洲 <br />上週六,浙江吉利控股集團對外公佈,該公司於2月1日以1104萬英鎊收購英國百年企業——錳銅控股的核心資產與業務。 此次全資收購英國錳銅已經是吉利的第三次海外併購,前兩次分別是收購澳大利亞DSI變速箱公司和瑞典沃爾沃轎車公司。 
據了解,此次收購是通過吉利的子公司——吉利英國集團有限公司按零現金、零債務模式完成的,收購的資產包括英國錳銅的廠房、設備、不動產、全部無形資產(包括知識產權、商標、商譽等),以及錳銅與吉利在中國設立的合資工廠中48%的股份和庫存車輛。 
據了解,吉利承諾將最大限度地保留英國錳銅現有員工。 吉利董事會成員兼首席財務官李東輝將擔任吉利英國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錳銅控股原集團財務總監喬納森將擔任吉利英國集團有限公司倫敦出租車業務的執行副總裁。 

==新趨勢:民營礦企成海外投資主力軍== 
民營礦企成海外投資生力軍 <br />近年來中國民營企業資源領域境外投資發展迅速,已成為我國企業資源領域“走出去”的重要力量,中國民營企業跨境投資漸入“天時地利人和”、“地闊天寬”時期。 
當前國際金融危機後續影響尚未消除,全球經濟復甦進展緩慢,主權債務危機等各種經濟不穩定現象此起彼伏,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各國均把國內企業參與國際競爭列入國家經濟安全和發展的重要戰略日程,與此相對應的是我國在推進“走出去”戰略方面,民營企業近年來一枝獨秀發展迅速,正在國際經濟舞台上扮演者越來越重要的角色。 據最新統計數字,2011年中國非金融類對外直接投資685.8億美元,其中民營企業佔當年非金融類對外直接投資流量的44%,此前2008年僅佔14.6%,2010年已達到29.5%,截至2011年底中國有1.35萬家境內投資者在境外設立對外直接投資企業1.8萬家,其中私營企業在數量上佔接近90%。 
中國民營企業發展中,民企國際化經營意識不斷增強,越來越多的有實力的民營企業開展跨國投資與經營,從自發隨機盲目向自覺主動戰略導向轉變,而民營資本的對外投資也促使目前官方資本流出的局面逐步轉變為民間資本流出,從而提高資本利用效率,有效和逐步的改變以官方資本為多數的官企形象。 
央企海外礦業投資謹慎 <br />中國黃金集團公司海外開發部總經理童軍虎對記者表示,海外併購不確定性特別多、風險特別大,不能貿然出手,一旦錢從賬上出去,再想控制起來就比較難了。 
這是很多央企代表在海外礦業投資方面的心聲。 記者在“2012礦業大會”上了解到,一方面是頻頻敲響的警鐘,另一方面是礦業投資整體疲軟,這令包括央企在內的中國企業對海外礦業投資的態度變得異常謹慎。 
不少參會的央企代表對記者表示,因為需要大量的時間和投入,海外礦業投資央企一直以來都是主力軍,但隨著經濟形勢持續疲軟,金屬礦業市場也面臨著去泡沫化的過程,出於風險控制的考慮,大多數央企開始對海外投資礦產資源表現出“謹慎”甚至“避而不談”的態度。 
“抱團”走出去或成趨勢 <br />經過幾十年的發展,部分民營礦企已經具備了在國際市場上投資礦產勘查開發的實踐經驗和能力。 中國礦業聯合會副會長兼秘書長陳先達在礦業大會上表示,今年上半年,我國固體礦產境外投資64例,涉及32個國家,金額達到14.22億美元,礦種包括煤炭、有色金屬、黑色金屬、貴金屬和其他金屬,區域分佈在非洲、拉丁美洲、北美、亞洲、大洋洲和歐洲等。 
但與此同時,資金實力有限的民企也面臨著更大的風險。 中國礦業產權交易所總裁李紀表示,由於找礦需要進行大量的投入,但民企往往表現很難有連續穩定的經營業績,從而缺乏連續穩定的現金流,導致其在項目的後續運營中出現問題。 此外,法律和政策風險也將會企業帶來不小的考驗。 
在這種情況下,“抱團走出去”或成為未來的趨勢。 按照金疆礦業基金的做法,將數家優質民企的資金進行組合,然後實施對海外礦業的投資。 金疆礦業基金總裁陳彪認為,組團出海的好處在於:第一事情能做大,第二專業團隊也有了支撐;第三可以分擔風險,分享收益。
國企與民企也可能成為另一種組合。 幹飛認為,“在進行民間資本海外礦業投資時,民企與國企應相互參股,通過規模化和集團化的方式促進民營礦山企業發展。”但同時也應當改善礦業投資環境、健全礦業資本市場體系,加快礦業權交易市場建設。 

==機遇與風險並存== 
機遇: 
國內政策大力支持礦企“走出去” 
為落實2010年國務院發布的關於鼓勵和引導民間投資的“新36條”,今年上半年相關部門陸續發布關於鼓勵和引導民營企業積極開展境外投資的實施意見等一系列的政策措施,為民營企業“出海”給予了更多的政策支持,不久前,發改委聯合外交部、財政部、人民銀行、證監會、銀監會和國家外匯管理局等十三家部委曾聯合下發《關於鼓勵和引導民營企業積極開展境外投資的實施意見》。 
楊依杭介紹,中國商務部投資促進局提供“走出去”、“引進來”雙向投資服務,到目前為止已經和43個國家和地區的87個機構簽署了雙向投資促進的備忘錄,還與國外的政府機構,包括投資促進機構行業協會合作發布了35個國家和地區的國別投資報告,今後還會給出一系列的行業和國別的報告。 
國外制定優惠措施招徠企業投資礦業 
11月4日,在由國土部等主辦的“2012中國國際礦業大會”上,巴西、加拿大、秘魯、澳大利亞、俄羅斯及中亞等來自全球39個國家(地區)的外國代表在會場展示礦業設備、對接項目。 並有多場推介會介紹這些國家在礦業勘查開發投資政策及礦業合作方面的最新機會,希望吸引中國企業尤其是中國民營企業前往投資。 
同時,在“中國———澳大利亞上市企業高級投資論壇”上,中國中小企業研究院、澳大利亞南部經濟特區等多家機構負責人在會上向《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澳方企業,特別是礦產資源類企業,具有極高的投資價值,一直是中國公司追逐的目標,儘管澳洲政府近年來加大了國外對澳洲礦產資源類企業投資和併購的審查,但隨著澳方企業向中國企業拋出“橄欖枝”,中國企業有望迎來投資澳大利亞礦產資源類企業的絕佳機遇。 
礦業“出海”正迎投資機遇期 <br />受金融危機的持續影響,使世界各國投資的回報週期長,能礦產業面臨資金短缺的境況,客觀上為我國企業“走出去”投資這些領域提供了難得的機遇。 就區域而言,北美、中南美包括亞洲和非洲等地區的礦產資源豐富,但國際投資萎縮,這些國家在吸引外部資金方面面臨很多的壓力。 
貨幣安全是另一個利好因素。 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二司副司長郭建偉也在上述場合表示,在後危機時代,人民幣的安全性強於外幣,如果產業鏈整合以後用人民幣進行統一的結算的話,既沒有貨幣風險,又沒有貨幣兌換成本,而且礦業投資的期限長,中間的任何市場波動都可以規避。 
風險: 
跨國投資資源性項目存風險性和復雜性 <br />就在中信泰富命運多舛的澳洲Sino Iron鐵礦項目終於產出鐵精粉的同時,該鐵礦礦權所有者Mineralogy公司,向中信泰富發出數份通知,揚言要中止中信泰富澳大利亞Sino Iron採礦權和礦產租賃協議。 中信泰富公告稱,公司已向西澳高等法院申請禁制令,禁止Mineralogy單方面終止採礦權和礦場租賃協議。 
據悉,雙方爭議主要在於特許使用費支付的起始時間,中信泰富認為專利費應由生產開始計算,而中澳鐵礦項目賣方Mineralogy公司認為應從建設期開始計算。 
銘遠諮詢合夥人諸蜀寧博士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雖然目前的付費爭端不會逆轉6年多的投資決定,但其他有志“走出去”的企業要​​引以為戒,高度重視跨國投資資源性項目的風險和復雜性。 
海外投資經驗不足 
11月12日,紫金礦業宣布,此前因與當地居民發生糾紛而暫停施工的吉爾吉斯斯坦左岸金礦已經復工,與當地村民的糾紛也已得到解決。 
“之​​所以發生這個事情,是因為當地政府要求我們盡快建成項目,但當地技術勞動力不夠,紫金礦業就增加了國內的承包商和技術工人,中國工人比例多了,老百姓不願意,認為把他們的工作擠掉了,”紫金礦業集團國際部總經理李志林告訴《中國經濟周刊》,“他們說,我們的用工比例沒有按法律規定來做。” 
在海外,“國有企業往往考慮怎麼做強做大,而民營企業往往實力又不太夠。”陳景河說,當前的併購規模還是非常小,對於中國企業來說,在海外的不足主要表現在經驗不足和人才缺乏上。 
國內外企業文化等一系列的不同 
長安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李玉紅說,那些失敗的併購案例當中,80%以上直接或間接歸責於企業文化的整合失敗。 
“在國外,建設生產的周期不同,別人是10年的開發週期,對於中國企業來講可能只需要三年,這必然產生一些不協調的問題。”楊杰說。 
“非洲國家希望大量使用本地的員工,要占到當地用工的九成,但是當地人在語言上存在障礙,在技術能力可能要投入很多培訓,牽涉到更多精力和更長的建設週期。”杜兵說,這是很多中國企業在投資後才發現的麻煩。 
宋鑫告訴《中國經濟周刊》,“中國企業走出去,除了注意資源是不是可靠之外,一定要了解當地的法律、法規、民俗、文化的特殊性,另外,一定要注重安全環保和當地社區和諧共處”。 
失敗案例: 
作為國內最先走出去的央企之一,中國鋁業於2007年3月和澳大利亞昆士蘭州政府簽署開發協議,承諾在當地開採鋁土礦資源,並建設一家氧化鋁廠,四年時間換來的卻是巨額虧損。 
2008年底,中鋼收購了澳大利亞中西部礦業公司,對該公司100%控股。 而在2011年,該項目被宣布暫停。 
中信泰富2006年收購的西澳兩個鐵礦項目,歷時6年延期3次至今顆粒無收。 
(责任编辑:赛文国际)
------分隔线----------------------------
燕子之家  | 天重矿业  | 河南煜和矿业有限责任公司  | 
Copyright © 2012-2013 版权所有:赛文(香港)国际发展有限公司 河南办公地址:郑州市城东路106号远征大厦10楼C座 全程策划:亿正互联